聚焦“双减”政策 校外艺培机构行业调研续篇-中国乐器协会 

微信服务号

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音乐教育>聚焦“双减”政策 校外艺培机构行业调研续篇

聚焦“双减”政策 校外艺培机构行业调研续篇

发布时间:2021-10-23

(转载本网新闻 请注明出处!)

编者按 :2021 年 7 月,中办、国办联合出台“双减”政策,引发 A 股、港股、美股市场教育 股高频振荡,K12 头部教育机构由此启动裁员潮,K12 教育资本或将转场素质教育培训市场,国内 近两万家琴行及旗下音乐培训机构再度站在发展转型的市场风口。面对“双减”政策的多米诺骨牌 效应,校外音乐培训机构如何应对新一轮市场变局,《中国乐器》杂志在面向乐器流通渠道、艺培机构前期调研的基础上,特邀资深行业人士和企业经理人继续展开观点互动,以探求未来校外音乐培训市场的健康、 有序和理性发展。


资本降温 艺培行业面临政策双刃剑

2021 年,“双减”政策叫停资本和规范校外培训市场,“双减”政策的实施如一把“重剑”落地,无疑给整个培训市场造成巨大的震荡,即使非学科类培训机构的校外音乐培训市场也不可避免的受到影响。

中国乐器协会琴行分会副会长、河北秦川文体乐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秦川认为,从短期来看,“双减”政策给校外音乐培训机构带来一定的经营压力。一方面是来自机构内部的压力,机构必须加强管理,保证在办学资质、教师资质、课时安排、课费归口、广告宣传等层面符合监管部门更严格的审查 ;另一方面是来自机构外部的压力,随着“双减”政策的实施,很多学科类培训机构直接关停倒闭,更多的学科类培训机构选择品牌转型,开始进军非学科类培训市场,抢师资、抢生源。如此以来,非学科类培训市场的竞争或将更激烈、更残酷。

但从长期来看,“双减”政策是利好校外音乐培训市场的健康发展的。一直以来,校外音乐培训市场存在着低门槛、弱监管,行业机构良莠不齐的现象,“双减”政策的实施强化了主管部门监管的力量,势必将对整个校外音乐培训市场造成大洗牌,提高准入门槛,规范市场秩序,优胜劣汰,从而实现行业的良性运转。“双减”政策对学科类教育严格管控,限制学科类培训机构发展的同时,乐器行业呼吁大力提升学校课后服务水平,满足学生多样化需求,如文体、艺术、科技领域等,为学生提供多元化、综合性生长发展之路,给素质教育提供了充足的发挥空间。

“双减”政策从一定程度上引导孩子和家长从强压力负荷的文化教育中减压,有更多的时间来匹配音乐等艺术培训课程。海伦钢琴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陈斌卓表示,国家战略层面对艺术教育也是越来越重视,加上家长的教育与消费观念转变,我国的艺术教育的需求也是在不断增长。但往往受到传统考试和升学为导向的学校教育因素影响,或因精力和时间的冲突,大部分的学生后续的艺术教育学习坚持会受到诸多挑战。双减政策的落地,不管是对希望增设乐器等艺术教育的或者是提升乐器等艺术教育的人员来说都是一个良好的契机,部分地区的学校也已经开始加设学校的艺术课程。天津津宝乐器总经理刘运斌反馈,双减政策落地后,对国内乐器销售市场影响尚不明显,但对未来社会音乐教育市场和乐器行业发展将会起到积极的规范和促进作用。从教学模式看,学科类培训教学易于量化和复制,但音乐教育则更注重个性化教学。通过近年的艺培机构运营效果看,依靠资本力量推动教学模式的批量复制,并以此来扩大产业规模的成功案例并不多见。

当前来看,“双减”政策的实施对于校外音乐培训市场来说,如同一把双刃剑,带来短期阵痛的同时也将助力释放出巨大的市场潜能,校外音乐培训市场会进入更加规范化的轨道,提供更好的教育服务,推动市场有序、健康、长久的发展。

K12 教育转型 艺培行业内卷或将面临监管
面对 K12 教育机构转战素质教育和成人教育培训,是否会再度引发社会音乐教育行业内卷,以及拉高行业准入门槛。刘运斌表示,当前,国内社会音乐教育师资依旧不足,K12教育机构转战素质教育和成人教育,同样面对社会音乐教育师资的重组问题,未来社会音乐教育市场的准入门槛会提升,但社会音乐教育培训市场内卷概率并不高。

“过去的 20 年,我们看到校外K12 教育机构蓬勃发展,一路高歌猛进,尤其在搭上资本的高速列车之后更是成脱缰之姿,疯狂冒进,也因此造成了国内教育的过度内卷,被裹挟的家长及学生都苦不堪言,这也解释了‘双减’政策因何而来。”秦川认为,让教育回归公益本质,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业压力,重新确立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主体地位是双减政策的核心宗旨。

K12 教育领域的疯狂“内卷”是否会在艺术教育培训市场重演,秦川表示否定观点。首先,“双减”政策旨在遏制学科教育内卷的不正之风,既然有“前车之鉴”,国家教育部门不会让内卷在艺术教育领域再度发生。“双减”政策之下,非学科类培训机构监督管理部门对于培训机构在资质、师资、课程、课费、广告等方方面面都有着严格的审查、监督和管控,统筹行业规范和秩序。再次,艺术教育具有其独特性。学科教育重在“分数”,成绩是检验培训效果的唯一标准,容易复制和线上化,机构容易快速发展和膨胀 ;艺术教育则强调个性化,更注重实操和因材施教,很难批量标准化和线上化,培训成果检验标准包括考级、演出、比赛等多种形式,并不固定,且学成需要长期投入,机构很难实现极速扩张。学科教育容易产生“寡头垄断”掀起行业内卷风气,但是艺术教育更多的是百花齐放、百鸟齐鸣。

教育一定要回归到本质,不被资本所驱使。“双减”政策释放出一个信号“凡投机取巧者、利益为大者禁入此行业。”它在准入门槛上做了详细规范:各地要区分体育、文化艺术、科技等类别,明确相应主管部门,分类制定标准、严格审批。依法依规严肃查处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未经申批多址开展培训的校外培训机构。这意味着,社会音乐艺术教育培训机构必须经过审批,拿到相关资质才能开展经营业务,自然而然将一些小机构、小作坊拦在门槛以外。另外,社会音乐艺术教育市场由于其师资的稀缺性和教育内容的独特性,也无形中形成壁垒,一般的 K12 教育机构想要实现社会音乐艺术教育市场的品牌转型难度非常大。

由此看来,艺术教育的推动与发展应该是循序渐进的,学习艺术教育的目的和方式也是需要探讨与研究的。近几年,家长普遍开始重视艺术教育,将孩子送来学习钢琴等乐器,并不是想培养他成为一个钢琴家,而是想通过这种乐器学习培养一种韧性,培养欣赏音乐的能力,提升艺术素养。陈斌卓认为,这正是在回归艺术的根本,艺术教育不是一个科目,艺术教育是关乎心灵的,是人的基本素质的延伸,是一个社会、一个民族素质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文明精神方向的重要体现。只要把握住艺术教育的方向,艺术培训市场的扩大不会引起内卷,处处开花的艺术教育能够积极推进全民艺术。

总体而言,大批 K12 教育机构转战素质教育和成人教育必将造成更加激烈的竞争,但相信在市场监督机构和素质教育的行业特殊性质制约下,不会引发内卷狂潮。竞争是压力也是动力,良性竞争带来的将是家长、学生、机构和行业的多方共赢。

监管升级  双减政策落地利弊说
一直以来,虽然政策没有明确“素质艺术类机构不需要办学许可证”,但在素质艺术类教育形式发展一片大好的情况下也是长久的默认存在。这样也因此导致审批宽松,不少非学科类培训机构在硬件设施、教资等方面或多或少存在不达标的问题或不健康的市场行为。对于非学科类培训必须取得办学许可资质,秦川表示,“双减”落地持续进行,学科类机构转型迫在眉睫,素质教育赛道一时火热难挡。头部教育机构纷纷推出素质教育产品,中小机构也一拥而上快速朝着素质艺术类教育赛道转向。在这样的情况下,新政要求“非学科类培训必须取得办学许可证”,这意味着素质艺术类培训机构虽然不在整治的高压区,但也并非“法外之地”,不可一拥而上。

对于校外音乐培训市场来说,此举无疑提高了机构的准入门槛,可自然过滤掉一批寻求往此行业转型的“投机倒把者”,更可打击一批非正规的小作坊小机构,规范发展和良性运营,在我看来是利好的。对于机构资质的严格审批也将直接导致对师资的严格审查,提高师资准入门槛,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当老师传道授业解惑,尤其是在对专业性要求非常强的音乐培训市场。

面对在线培训机构的资本运作与广告宣传的叫停管制,陈斌卓认为,线下校外音乐培训机构的市场拓展在该地区主要依靠区域辐射和口口相传,在线培训机构的资本运作与广告宣传的叫停管制对该部分培训机构不会产生较大影响 ;随着双减政策的落地,很多地区的学校开始与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合作,开设艺术课程,普遍受到了家长的青睐,这对于线下校外音乐培训机构来说是一个机遇 ;对于目前发展规模较大,业务能力较强的机构,想要进一步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扩大在现阶段短时间内或将遇到政策阻碍。

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一大批在线艺术教育平台横空出世,短时间内攻城略地,积累起大量财富,然而其教学效果如何却未可知。秦川认为,此次“双减”政策落地,在线培训机构的资本运作与广告宣传被叫停管制是非常适宜的。如此一来,对于线下正规的校外音乐培训市场来说整体向好,可以去掉为“功利”而来的投机者,筛选掉不认真做教育的,留下的是真正做教育内容的企业,然后让这个行业逐渐的正向循环,螺旋递进。

当然“双减”政策对于广告宣传的全面叫停管制,对于线下校外音乐培训机构市场拓展来说也存在相当大的阻碍 :品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将难以通过广告媒体来传播及推广,获客途径减少受限,间接导致获客成本增加,加重经营负担。此时对于校外音乐培训机构来说,不得不暂时将市场推广的脚步放缓,去观察,去等待,寻求新风向和新机会。

艺培新局 如何破解多米诺骨牌效应
“双减”政策一经实施立即在整个培训行业引发了一连串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提高准入门槛、资质和资金监管、广告宣传叫停管控等,引发了一系列的倒闭、破产、转型、重组潮。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尤甚,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也压力重重。

秦川表示,目前,已有十余省份已经开始试行美育中考,尽管具体的标准和规定还未统一,但艺培行业首先要夯实内功,做好准备等待政策东风。秦川音乐艺校学校也在积极寻求新政下的“破局之道”来应对未来的发展。一方面来说就是“创新”,产品创新、管理创新和推广创新。教育产品创新表现在研发五个阶段课程体系形成教材 ;研发基础课和艺术延展课结合的授课内容,旨在培养琴童综合音乐素质全面发展 ;疫情倒逼秦川乐器研发线上课程,目前实行“线上 + 线下”双结合授课模式 ;通过产品创新达成竞争壁垒。在管理创新上,秦川乐器引进“鲸果通”学校管理软件,“双减”期间全面上线,更加关注学校运营效率 ;将财务软件、CRM 软件、线上课程相互打通,逐步实现学校管理数字化。管理创新促使公司实现内增长。品牌推广创新是陆续上线自媒体营销内容,最终形成自媒体营销矩阵,传播品牌故事 ;继续创立独立专业品牌,传播与时代需求及客户需求相符的新形象。品牌推广创新目的在于实现秦川艺校品牌年轻。第二方面就是“合作”,与各中小学建立合作关系,新的政策下号召“可适当引进非学科类培训机构参与课后服务”,借此通过与中小学合作进而达到其他方面转化的目的。

事实证明,依靠资本力量垄断乐器销售和社会音乐培训行业,尚未有可行之路。立足乐器制造行业视角,刘运斌表示,当前社会培训行业收费相对较高,随着行业规范和进驻门槛的提升,以及行业间的竞争加剧,对学生和社会家庭反而是有利的。像津宝乐器在全国推行行进乐团教学,与国内各地院校展开校企合作,从未来发展看,企业和艺培机构与校内教学资源的合作将是促进社会音乐教育发展的重要轨道之一。当前,从专业音乐教育人才培养看,从乐器消费到学习费用,社会家庭的投入不低。学生毕业初期,或许会选择与教育机构合作,但随着社会影响力的提升,多数学生会选择在社区音乐教育领域展开个性化教学,师资和个性化教学的难以复制性,这也是资本力量难以在社会音乐教育领域进行规模扩张难以逾越的门槛。

其次,规模在社会音乐教育领域进行规模拓展,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教具的配置问题。如在国内开展萨克斯教学,但国内乐器行业萨克斯的月产能在万支左右,且产品流通渠道已成熟稳定。刘运斌表示,乐器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在产能饱和前提下,再去应对教育资本的大批量订单需求,企业首先会选择保证固有渠道的稳定性,不会贸然接纳资本的批量教学用具订单。

陈斌卓表示,海伦钢琴从2014年开始拓展艺术教育业务,主要是与各地在资质、生源、课程上有明显优势的机构加强合作,以参股的方式开拓艺术教育市场,同时,公司与中央音乐学院开展合作开发教材与教学法,搭载公司智能钢琴等产品,为后续的艺术教育发展提供师资、培训、教材、教具等必要保障。立足发展视角,非学科培训机构的相关管理举措会逐渐具体明确,未来社会音乐市场的发展趋势必然是资质与能力并重,优质的机构发展会越来越快,类别也会越来越多,市场氛围可能会日趋成熟。

结束语 
2021 年,国家发布教育“双减”政策《意见》以来,有效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和校外培训负担、家庭教育支出和家长相应精力,构建了教育良好生态,对规范校外艺术教育良性发展也起到了积极地促进作用。目前,根据《教育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明确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学科类和非学科类范围的通知》文件精神,已明确艺术(或音乐、美术)学科按照非学科类进行管理。本刊将持续关注国家教育相关部门对校外学科类培训和非学科类培训的系统设计和政策新规,积极呼吁国家相关教育部门不断健全完善课后艺术教育课程设置和保障机制,协调校外艺培机构课程规划的平衡性,以及琴童课余时间安排的科学性,保障校外艺术教育的服务时间,提高课后服务质量、拓展课后服务渠道,促进美育素质教育的可持续性发展。 

杂志期刊

2022年第8期

防伪码查询
品牌查询
钢琴调律师
提琴制作师
个人会员(特约)